【第一财经】长安基金孟楠:中高等级信用债更具确定性投资机会

戴幸玲 2019年09月12日
长安基金孟楠:中高等级信用债更具确定性投资机会

1、分析宏观基本面,对于近期债券市场的影响,债市趋势如何?

海内外复杂背景下,经济下行压力大,对债市形成有力支撑。

上半年债券市场收益率是先上后下,上行是受阶段性经济数据回售、货币政策预期收紧影响,后由于中美贸易关系问题叠加经济重新下行收益率再度回落,整体的收益水平较年初的下行幅度是比较明显的。

进入下半年,全球降息潮升温,经济承压,国内债市迎来一个比较好的外部环境。从内部环境来看,中国经济潜在增速和资本回报率下降、社会融资成本将降低这样一个中长期趋势目前还是没有发生转变的。从二季度政治局会议到央行货币政策执行报告,都提到内外部等因素变化带来的风险挑战增多,内生增长动力还有待进一步增强,要客观理性看待当前经济的下行压力,显现出了较强的推动经济转型的动力,政策导向也是偏向于长期的。

央行在2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继续指出未来将引导金融机构加强对制造业、民营企业的中长期融资,缓解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表明宽信用仍然是未来一段时间内的逻辑主线。但我们也需要看到受个别银行事件的影响等因素,中小银行的缩表压力和非银机构的负债融资压力加大,债券市场信用分层的格局其实是在加剧的。从数据来看,7月的各项金融数据全面下滑,信用债融资也是集中于高等级,低评级的信用债净融资额已经转负。

实体融资需求疲弱,货币政策预计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

812日(本周一)也是公布了7月的一些经济数据,包括人民币贷款、社融规模、M2等,我们可以看到这些数据表现都是不及预期的,尤其是社融低于市场预期比较多。

分析来看,一方面新增贷款结构中,居民贷款和企业贷款均表现不佳;另一方面地产调控趋紧,信托融资进一步收缩都大大拉低了社融基数,而这其实反映的是经济转型过程中新旧动能转换不畅问题和以商业银行为代表的市场风险偏好出现回落的趋势。

中美贸易摩擦之后,国内产业结构升级需要加快,在不利的外部环境下,中国经济需要找到新动能,得到更多政策的扶持,强劲整体增长态势,但是新动能需要时间培育,有一个时间的过程。当前我国正处于新旧动能转换的进程中,地产这一旧动能受到政策的严监管,银行贷款、信托融资继续为地产输血的难度上升,但是新的经济动能(以高水平制造业、服务业为代表)短期内还难以形成较大的规模,其融资需求难以对冲地产相关融资下降造成的缺口。未来几个月随着地方债发行量的走弱,地产调控的进一步加深,社融继续回落将是大概率事件,这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实体融资需求依然疲弱,融资结构差,经济超预期上行的可能性降低,宽信用政策仍有待进一步发力。货币政策预计继续维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转向概率不大,后期央行可能通过TMLF投放、定向降准等方式实施结构性的宽松政策,财政政策也将加力提效,继续落实落细减税降费政策。

 

2、利率债、信用债、城投债,现阶段哪种更具赚钱效应?

具体来看,利率债方面:从近期市场的走势来看,更多的是消息面和情绪面在主导利率债短期交易节奏,包括上周特朗普在推特上表明9月要对向中国进口的3000亿产品加征10%的关税,人民币汇率破7%,还有周一低迷的经济数据,这些短期的超预期刺激后市场会有比较迅速的反应。到本周二,十年国债已经逼近3%的心理关口,债市当前仍处于多头思维,未来利率能否进一步下行可能要取决于政策的加码。我们可以看到跟16年相比其实目前投资者的情绪相对更为理性,整体经济基本面也更利好债市,后期仍然存在预期差缺口修复导致的估值波动,那么估值回调仍然是参与窗口,可以继续布局中长期利率债,把握结构性的交易机会。

信用债方面,需要注意的一点是信用分化带来的信用风险,在今年信用主体的违约率继续小幅上行的背景下,中高等级的信用债是更为确定的投资机会,而且流动性也更好,放杠杆融资也相对比较方便。但确实由于资金面的宽松和风险偏好的下降,目前中高等级债券的收益率和利差已经处于历史比较低的分位,对于配置盘来说会很难满足前端的负债成本要求,可能会被迫下沉资质。在这点上城投债在短期内仍是相对安全的品种,配置价值仍存。另外下半年转债仍可以抓住条款利差,继续挖掘结构性机会。

 

3、有观点认为A股市场震荡,布局短债恰逢其时。您怎么看?投资者在投资此类品种时,应注意些什么?

目前短债确实是一个比较好的方向,因为虽然中长期来看,A股已处相对高性价比区域;但短期,A股底部结构仍有待夯实,当前的经济格局尚不支持A股存在系统性机会,还要观察后续的基本面情况。

在这种空窗期,短债是个不错的配置选择。短债资产久期短,在投资方面会更灵活,一旦后期市场有转向的趋势,配置的资产到期也快,方便我们再投资。

在配置此类品种时候,我们认为中低评级的城投债可能是比较好的确定性更高的机会,但鉴于信用风险的分化,在下沉资质选择标的的时候还是要对主体资质做审慎的评估。

 


;